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最忆天台是方山

2012年11月14日 08:36  www.ttxw.cn   [ ][打印

  宇鹰摄

  宇鹰摄

  -赵宗彪

  走过万水千山,印象最深的,还是家乡的方山。

  方山是天台西边的一座山,在街头镇。这座山,是几千万年前火山喷发后的遗存,同周围的山,几乎不相联系,看上去有点孤单,有点落寞,却显得十分伟岸,它的山顶平坦方正,长约一里,想必方山得名由此而来。在我所见过的山中,很少有这样庄重、严整、肃穆的山,如同扣上一顶方帽的金字塔,方方正正,既有风度,又有威仪。方山的整个山体,是非常对称的梯形,从两边缓缓向南北方伸展,直至地面。山顶上已看不出火山岩的痕迹,只有巨大的黑色火山石,零零星星地散落在山坡上,让人记起它的出身,并对“沧海桑田”有了直观的感受。山顶上,是茂密的柏树,这些柏树,树龄大多在几百年以上,像质朴而睿智的老者,无论世界如何变,无言地俯瞰着山下的一切。

  从天台城西行,过平桥,远远地,即可看到严严整整的方山,巍峨地屹立在眼前。向西,再向西,方山都在视线之内,它好像不远,也不近。说起高度,它并不是非常高,但是,因为它的前面一无阻挡,所以,看上去它显得高大挺拔。

  从地图上看,方山如一座巨大的屏风,把从西面奔腾而来的大山,挡在天台三角形盆地的边缘之外。它是平地与山地的分界线。站在它的山巅向南、向北、向西望,则是如浪的山峰,一直绵延到天边,没有尽头。它的东面,则是开阔的天台沃野。山下的道路、村庄、房屋、炊烟、树林,如画卷般展现,从方山脚下,一直延伸到赤城山,大约为四十里。蜿蜒曲折的雷溪从它的南侧东流,再与始丰溪汇合——这是天台土地最肥沃的地方,也是人口最密集的所在。

  我的家就在方山东边五里的叶宅,方山是我天天能看到的山,它伴随我度过了童年和少年。

  那时候,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从家向东半里,是千年古镇街头,古街长达三里,抗战时,曾是浙东行署的驻地。每逢集市日,非常热闹,还常能听到不同的口音。古镇再向东四十里是天台县城。但是方山的那一边,因为都是连绵起伏的山,充满神秘,让童年的我十分神往。在读《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的时候,我总把心中的生活场景,设计在方山的那一边,认为在那太阳下山的地方,肯定有一个美好的世界存在。因为有想象,方山之西,总是美的。

  早上的时候,方山因为高大,阳光总是首先照射到它的山顶。那里是一排排高大的古柏树,郁郁葱葱,如浓墨画就。而山体是暗红色的,中间点缀着一块块黑色的巨石,十分和谐。待到方山顶都沐浴到了太阳,山下的我们也就有了太阳的温暖。下午的时候,每当太阳偏西,方山又是一个时光的坐标,看着太阳慢慢向方山靠近,再慢慢地消失,一天的时光就过去了。

  方山除了山顶有几百株几十米高的大柏树,还有一个胡公庙,是纪念宋朝的清官胡则。山腰和山下,则被开成了耕地,一垄垄的梯田,不同的季节,种的是不同的庄稼:大麦、小麦、玉米、黄豆、番薯、土豆等,山脚下有水的地方,则种了一些水稻。这些梯田间,是一堆堆巨大的黑色岩石,山下零星,愈往山上愈多,每块小则一二米大小,大则十多米高。这些巨石,是来自地球深处岩浆的后代,如黑炭一般,每一块都给人以庄严肃穆的感觉。当地的民间故事说,那些黑石块,是神仙们挑的炭,因为天亮了,就倒在方山上。这倒也有三分接近事实。也许因为山上炭火太多了,所以常常缺水,山坡上似乎都是小树和茅草。因为营养不良,都长不高。

  方山的土,不是黑土,也不是黄土,而是赭红色的,它是风化的岩石所成,属贫瘠的土地。山下曾经发现了数以千计的恐龙蛋化石,还有恐龙骨化石,证明了在七千万年之前,这里曾是恐龙的乐园。因为火山的爆发,它们才变成化石。现在天台博物馆里的恐龙蛋、骨化石,就是从方山的南坡挖去的。

  十七岁那年,我远离了方山,到外地上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回老家的时候不多,同父亲一起的时候更少。但是,每一次回家,都是先看到熟悉的方山,才看到家人。方山如老家的代言人。李白有敬亭山的诗说:“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对方山,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一次回家,听父亲说起,方山已修筑了上山的公路,就和妻子一起陪父亲开车到方山顶。方山顶上,成片的古柏已被砍伐大半,这些柏树,可以数人合抱,非常壮观,一朝砍伐,实在是罪孽深重之事。山上有一株被雷击过的古柏,树干比货车的轮子还大,断枝也有胳膊粗细。妻子说,用这段古柏枝可以做个镇纸。我向山顶的胡公殿住客借了一把锯,和父亲一起,锯下了这段古柏枝。看它的年轮,当是百年以上的树龄了。后来,我将这一段古柏,做成了一枚镇纸,又花了两天时间,用细砂纸将它打磨,柏木的纹理,细腻清晰,细闻,还有柏树的清香。这枚柏木镇纸,现在放在妻子的书房里,每次看到它,我就会回忆起和父亲在方山上的情景。

  工作以后,我游历过大江南北,见过各种各样的名山,但是,在我的心目中,还是方山更亲切,更耐看。这不仅因为方山是我童年和少年朝夕相处的伙伴,有我对家乡最深刻的记忆,还因为,方山是我陪父亲登临过的唯一的一座山。对人生而言,回忆和感情最重要。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