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快活林” 淡出人们视线的手艺人

2012年08月31日 08:45  www.ttxw.cn   [ ][打印

“快活林”从小喜欢摆弄乐器

木工刨有长有短,余师傅用长刨推出这么长这么高的刨花,足见他的体力和功力不减当年。

       一口棺材六块板,只有底板、后脚板是平的,其余四块都是弧形的,要把平的圆的弥合在一起就是技术,这是余师傅正在制作弧形板。

文图:打捞沉船

  编前:常言道:艺不压身。可谁知,随着时代的变迁与思想的转变,这有的“艺”也渐渐帮不上大忙了,比如今天介绍的这一位师傅,他的“艺”在如今可就派不上大用场了。

  这位师傅的大名叫俞先仁。性格开朗快活,又与人为善,大事小事到了他那里,上就上些,下就下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此大家都叫他“快活林”。至于他会什么“艺”,您就往下看吧……

  他原本不是这个村庄的人,老家在乌岩岭上的半坑。这是一处从邻县尖山,本县三州到平镇赶集的必经之途。

  在我的记忆中,他家就住在山坑路廊的几间泥墙屋里。父亲死得很早,这里除了他们母子二人还有几户山民,白天与行人为伍,常有路人在路廊歇脚,简或在他家讨茶要水喝;晚上和鸟兽应和,与月光作伴,冷清孤单成了这里的家常便饭。如果遇到狂风暴雨,大雪封山的天寒地冻日子,白天黑夜除差点亮光其余没什么两样。这样的生存环境养成了他与人为善、不和别人计较、大胆独处的性格。因为缺少同伴戏闹,就特别想弄点可以一个人作乐的玩具,家中无钱就自己拨弄,做个黄泥哨子迪迪叫,砍一段长竹子用破剪子钻六个大孔当笛子吹,锯半节竹筒蒙块乌稍蛇皮做把二胡随心所欲的拉。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这里要筑水库,几户人家才从云雾缭绕的大山腰移到岭下的几个小山村去。他家与这个村里的一户人家有点沾亲带故,就落户到这个村子里。

  他有一个姐姐,早已出嫁邻村,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文化大革命的阴差阳错让他没花什么拣了个城里来的白白嫩嫩、漂漂亮亮的知青为妻,就像后来电影《牧马人》中的许灵钧一样,娶了个从四川逃荒到敕勒川的姑娘当老婆。可他的福份没许灵钧好,老婆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在文化大革命结束知青可以返城招工时,就一去不回。村民都为他抱不平,他说,农村太苦,薄粥烂汤,腌菜扛扛,连汤带水还填不饱肚子;赤脚走去,满路的尖角石头要戳脚底板;背锄头要晒日头,下水田要咬蚂蝗,她一个城里人哪吃过这种苦?

  这十多年已经让她下了地狱,现在她有好去处,放条生路给她,拦着她,按着牛头也不会喝水,强拧的瓜不甜,她想和谁过就和谁过呗,只要她高兴就好。有了一对儿女,大头已经捏在手中,她要飞让她飞吧。等到她老了那点桩脚总会归我的。说得众人前仆后仰,哄然大笑。大家都说他看得开,良心好,好人有好报,将来必有好日子过。他嘿嘿一声笑,算是回应了大家的一片好心。

  种田地不仅城里人不行,就是农民也是无奈之举。虽然有人在城里工厂单位上班,那些人其实也挺苦的,还没有农民自由自在,为了每月几十元的固定工资,日子也挺难过的。后来为了日子有点活路,他半路出家跟人去学做棺材的手艺。

  这是一门少有人学的冷门活儿,除了有心眼,还得胆子大,一般人很少学这种手艺,老司头也不轻易开门收徒。可这也是一门必不可少的技术活儿,你说那户人家死了人不要买棺盛殓?打家具的细木老司做不好这圆不圆、方不方的活儿,造房子的大木老司更拿它没办法 。

  这个在大山腰里长大的人从小就有小聪明,跟师傅学了不长的时间就能独立开作。也是生在大山长在大山的原因,他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有时家中做的棺材叠得老高,别人见了避之不及,他说怕什么怕呀,不就是几块杉木板拼拼凑凑在一起,不是和你们家里梱柜谷柜一样吗?暖床不也是这杉木做的?你和老婆睡得不是香香甜甜?怕个啥!说完他双脚一提跃入棺材直直地躺在里面,一会儿鼾声骤起。一旁几个爱闹的见他竟然躺在棺材里呼呼大睡,就把搁在地上的盖板往上面抬,想让他尝点小苦。他听见有人抬棺材盖在里面大喊,你们想闷死我,忖也别忖!说着一个鲤鱼挺身跳出棺材扮了一张鬼脸,惹地众人捧腹大笑。

  改革开放以后,女儿嫁了,儿子出门做生意去了,家中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分田到户以后,忙得他有里没外,常常连三餐都捞不到手。很多女人活他干不了,出力不叫好。种点责任田,除了种子肥料农药等开支,所剩无几,一年到头的白忙活还把他累得半死。后来他索性把田地抛了,干脆单做棺材卖,独自一人过起神仙般的日子。

  那时棺材还是正常销量,每个月只要有几人上门,小日子就过得比别人舒畅。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他半做半嬉也用不了十天时间,村里人都羡慕他脑子灵,手艺好,既不用起早落晏,也不用淋雨晒日头,哗啦啦的百元大票有人双手奉上,日子过得潇潇洒洒,三餐吃的鲜鲜爽爽,谁也比不了。他说做棺材是个冷门行当,胆小的人不敢学,要面子的人不愿学。其实看开了这也是一门有利可图的手艺。

  人生一世,无论高贵贫贱、长短胖瘦都逃不出生死二字。有钱的棺材大一点,分量重一点;草民百姓薄皮棺材也要一口。所以,过去棺材店的老板都是很有家底的人家。

  做棺材也是分等论级的。小孩子死了,他们的棺材叫“笼”。就是家里有钱的农民,也只用八尺板锯断了用钉子拼凑成棺材的样子。这是因为孩子没有成人,是欠债鬼,匆匆而来,草草收场,他们没有资格享受成人的待遇。成年人意外身亡,或者生恶疾病故,这样的死亡,家里是没有棺材预备的,所以做这样的棺材叫合忙材。合忙材的时间一般都比较紧,但主人家也会付你双倍的工资表示感谢。

  最好的是做寿材,经济条件好的人家是子孙孝顺长辈的礼物,把合棺材叫做造寿屋。为了图个大吉大利,不限工时,老司说要做几天就做几天,这叫日日延寿。在老司竖寿材时还要送红包,真是吃人家热的,拿人家冷的,松松爽爽。和别的手艺比较,这门活儿干的人寥寥无几。你说哪家不死人,死人不用棺材?所以这门手艺也是一门不错的行当。

  殡葬改革以后,他的业务量较之前大大减少,但日子尚且过得。这几年道路硬化村村通了公路,他这个手艺日见衰败,最后只得收拾家伙关门了结。好在早年尚有积蓄,一对子女很是孝敬,日子还可过得。

  如今已经六十开外的他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是怎么打发的呢?

  “快活林”说,过去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个话摆在今天好像过时了。传统手艺全靠一双手,一身力气外加几件简单工具,不但脏累还赚不了钱。过去是技术活儿,如今反倒不如做小工挣钱。所以现在依靠原始工具做手艺的因为挣不了多少,也就没有人来学徒了,尤其是做棺材这个行当早就没有年轻人了。其实像做棺材这个特别行当,在以前是不轻易收徒弟的。因为它的冷门和特殊,所以不管你是合寿材,还是赶忙材,因为做的人少,收入还不错。如今不管做什么手艺,不要说传人,老司头都要饿死。好在孩子能体谅,日子过得还算痛快。平日里闲得慌,就参加老人协会的二胡演奏队活动,新歌旧曲都来,越剧乱弹全上,老头闹后场,老太婆在前场又唱又扭,嘻嘻哈哈,快快乐乐,高高兴兴日子一天一天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因为从小喜欢摆弄乐器,住到这里这么多年,当年村里的不少后生都是俱乐部的活动分子,跟着他们又吹又拉乐得不行。现在是鸟枪换了炮,二胡、板胡、越胡齐全,横笛直箫一样不缺,轻便的收扩设备配套。就说这把越胡吧,二千四百多元呢,整个老协几十把二胡算它最名贵。

  外出演出,大包小包,又背又提,样子十分专业。因为乐器好,没早没晚在家里自娱,上台后居然还得过一等奖,心里乐开了花。

稿源:   编辑: 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