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工艺

寥若晨星的篾老师

2012年07月13日 09:13  www.ttxw.cn   [ ][打印

  难得一见的奓簟和市场畅销的小米背。

  4、奓簟难编。

  1

  3

  1.分细篾。2.达煤正在编奓簟。3.对开毛竹。

  文:打捞沉船 图:陈舟宝

  穷山沟里“富”篾匠

  一个如燕窝大的村庄,父子、兄弟辈的却有九个做篾老师,这在邻近乡村是不多见的。他们有的在余姚,有的在奉化,有的在新昌,有的在老家做。四十几年以前,篾老师的工资也要比泥水匠、木匠低,做篾人整天蹲在奓簟、篾席上,劳累辛苦。为什么这个村的小青年还要去学做篾呢?说来话长。

  在乌岩岭下的东南方横山岗里有一座不高的孤山,山脚下的人叫它东角山,可是从高山上下来的人却叫它猪娘山。

  从高处往下看,这座不高的孤山像一只侧卧的猪娘,横躺在乌岩岭外,岗内18个起伏的小丘陵就像一群嗷嗷叫的小猪,从四处跑向那只卧地的“猪妈妈”。猪娘山就这样被叫响了。

  可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座饿得瘦骨伶仃的“老母猪”脊背上没有一根粗猪鬃,就连身上的“细毛”也都被山脚下的孩子捋去做发火柴。乌岩溪虽然从西边流向山外,可是岭下、岗内的山田大多数望溪兴叹,农田灌溉全靠分布在这里数以百计的大小山塘。穷山恶水是一对孪生兄弟,这里成了典型的靠天吃饭山村。猪娘山像一栋高墙挡在穷人的门前,堵得人们转不了弯,堵得人们难出门。

  山脚下的这个村叫里塘山弯,村里有一个在余姚竹器社做篾的老师,他把大儿子、继儿带出去学篾匠。儿子们学成后回家一边做篾一边种田地,小日子过得让人羡慕。

  百姓离不开的篾老师

  猪娘山里山荒田地少,别的什么都没有,有的是尖角石头满田畈,荆棘刺株一路摊,用东西特别的容易破损。奓簟、方箩,高畚、畚斗等竹器,这里碰,那里磕,拿出去是新的,拿回家时说不定已是千疮百孔了。

  农民家里这些常用竹器几乎年年要修补,经常要添置新的,所以农民家里几乎年年要请篾老师补旧添新。在猪娘山里,每年上春头,篾匠老师是很难请到的。农民说,别的好省,吃饭家伙想省也省不了。木头家伙耐用,木匠只有嫁囡时请;泥水匠一辈子用着有次数,瓦背漏雨,自己爬上去翻几下就好;裁缝要风调雨顺才会有机会请;就是篾匠几乎年年不能省。相比之下,孩子学篾匠手艺比学其他行当长。于是这个碗口大的村庄就有许多做篾人。这里要介绍的达煤老师,一户四兄弟就有三个去学篾匠也不奇怪了。

  篾老师不易做

  达煤老师还有一姐一妹,四兄弟中排行老二,一家八口靠生产队里的口粮饱不了肚子,大哥篾匠没有满师,父亲又把他送到屯桥庵后村去学做篾。达煤说,人是两脚直立的动物,做直着的活儿能顺其自然。这直着的人儿总是干拱背屈膝的事情,就大悖常理。农村里用得最多,坏得最快的是担晒粮食的奓簟方箩,其次是奓箉米背,还有糠筛米筛。而这些篾器不管是补还是新做,人都得蹲着拱背屈膝才能干。那活儿看看轻松,实际全是虚劲。几个小时蹲下来,你想站起来松口气得小心,快了急了人会两眼直冒金星,双脚打歪,弄不好还会摔倒。几天下来,晚上小便会起不了身,跨不出步。数九严冬,整天手捧寒彻透骨的毛竹,那个穿心的冷不是言语能说得清的。学做篾,劈篾是避不过的坎。一把大篾刀,不知饮过多少做篾人血。一次开篾间,因为竹节太硬,用力过猛篾刀把左手背劈掉一块。又一次一根粗粗的篾生生把指甲戳透,最后只得到医院做外科手术。一个师兄弟为了削竹节,竟然误把左手的食指斩断。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说起做篾的苦痛达煤老师是心有余悸。

  波波折折篾老师

  学好了手艺,达煤跟老师头在余姚马渚做篾,一直到1987年。

  改革开放的浪潮虽然比山外迟了几年,但是这股诱人的春潮还是满过了猪娘山,涌进了里塘山弯这个尖角石头满田畈,土厚只有三寸三的穷山村。达煤家的三兄弟放下手中的篾刀、斧头跟着大家去淘金,希望有朝一日能发家致富。

  他拿着多年的积蓄到山东去开办家具作坊。谁知一年下来,起早摸黑的辛苦不说,钱没赚到反亏了老本。这个老实交巴的篾匠有点懵了。那可是自己数年心血的积攒,这样半天抲雾露的生意再做一年,只怕下半辈子的防老钱全贴进去都不够呢。于是他悬崖勒马到余杭一个篾器厂去重操旧业,过那种撑不死也饿不倒的平凡日子。他在那里一干又是近十年。

  后来他的小弟在杭州打出了一爿天地,生意愈做愈顺。1995年,弟弟邀他到云南办加工厂,希望自己的兄弟也能致富。

  达煤笑着说,大概财神爷和他无缘,好好的加工厂没几年就办不下去了,他只能回杭州协助弟弟管理。运气真的不好,喝凉水也碜牙,好好的走着怎么就跌倒了。这一滑竟然把右侧骨盆给摔断了。幸亏弟弟相助,骨折是医好了,可重的、累的活儿也干不了啦。如今他回家已经三年多,没有办法,只得拾起生锈的篾刀再干老本行。

  手艺的忧愁

  经历了二丢三做的达煤老师现在家里种着一亩多的口粮田,老婆孩子全在外打工,他一人在家伺候责任田,其余时间还是舞弄他的大篾刀。他说,现在农村种田的人越来越少,山区农民对篾器的需求也很少,但是篾器的使用和维修还是需要的。就是居民户人家,夏天要个凉席,平时要晒个什么,过年过节放饺饼筒、青饼青饺的,竹篾器具要比铝、钢、塑料等材料好。市场虽然不大,但是做的人总是有的。所以像他这样有经验的老篾匠只要能做,东西还是能卖出去的。除了农忙时节,其他时间他都会做。奓簟、方箩、糠筛、米筛、奓箉、米背等只要有人买,他就给人家做。

  这几年小米背很走俏,想在阳台上晒东西,这小米背是最合适不过的。节次头尾的又是摊放粉食的好地方,做多少都能卖完。只是达煤老师髋关节打着钢板,这蹲着的活儿做起来有点难熬。年轻时可以一天蹲到晚,现在只能蹲几分钟,然后就要坐着编,不但不方便,而且速度慢。如果有一天达煤老师真蹲不下去,他这把“老篾刀”也就要彻底“锈烂”了。而“篾老师”这个称呼就更少有人提起了。

 

稿源:   编辑: 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