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红色经典之旅瓦窑

2012年04月18日 08:25  www.ttxw.cn   [ ][打印
    ● 许昌渠

  瓦窑,欢岙的一个山村,距县城15公里,是古代烧砖烧瓦的地方,故名。瓦窑位于欢岙大坑坑口,前列平川,后倚群山,地势险要,其葫芦形谷口,易守难攻,为天然关隘;瓦窑单路出入,能攻能守,攻守方便,确是战略要地。无怪乎1928年8月22日,中共中央派卓兰芳带领省、地特派员龙大道、管荣德来指导,决定中共天台县委活动中心从城区迁到山乡,定位欢岙瓦窑村。

  瓦窑西首山麓坐落着烈士陵园。陵园始建于1975年,松柏绿草,花岗岩石碑,红岩黄土,安息着155位先烈的英灵。烈士陵园高大的纪念碑和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交相辉映,折射出陵园的宏伟与庄重。这里有着独特的文化内涵,熔粗犷、秀巧于一炉的艺术特色,俨然是在天地间缅怀先烈的一座历史丰碑。据2011年7月3日在沙坑村石义苗家新发现的《石瑞芳斗争纪录》载:石瑞芳(1901-1931),又名金芬,号祥麟,欢岙沙坑村人,化名曹珍、张益平、周文郁、石磊,1920年考入杭州法政学校读书,1924年毕业后在欢岙下周小学教书,1926年2月28日,由浙南特委书记管荣德,省委特派员龙大道介绍,在温州瑞安入党。重读《纪录》,犹如感光纸显影液显现的图像,渐次清晰——

  早在1926年11月30日,石瑞芳召开欢岙几个村骨干动员会,动员大家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3月9日夜,召开各村积极分子扩大会议。7月,时任天台黄岩中心县委书记的石瑞芳、中央特派员王若飞、省特派员龙大道、管荣德在欢岙瓦窑召开会议,成立天台北区区委,发动群众,秘密建立地下党组织,开展武装斗争。

  1927年10月13日,石瑞芳在瓦窑召开欢岙赤卫队成立大会,林永闹任赤卫队长,葛水果任赤卫队参谋长,袁存生、周振山任副队长,队员140人,分七个分队。1928年3月,设在城关的中共天台县委机关暴露,迁往欢岙。4月26日,石瑞芳在瓦窑召开天台县第一次党员宣誓大会,宣布取消穷人会,把赤卫队列入天台县第一支武装部队。

  5月1日,石瑞芳为购买枪支弹药凑钱急用,把玉镯当入泰宁押。而欢岙大余泰宁押当店分别由榧树谢国经、坦头街陈增尖、县党部朱良庆、下峧村周时卫、大余村葛逢源共五个股东合营。当店朝奉陈建理、掌柜葛朝安,又名老安人。事后,陈建理当夜将当物送给朱良庆,朱即派陈建理连夜赶回欢岙,设法烧毁当店,欲图谋当物。

  5月5日11时,葛逢源泰宁押当店失火。葛逢源冤屈葛清炎妻周氏放火烧当店,对她进行吊打,被屈打成招,周氏承认灯火失守。5月9日,联络员林土江与石瑞芳秘书王子轮取得联系,告知欢岙当店失火,要石瑞芳速回家赎取当物。当夜,石瑞芳在瓦窑召开紧急会议,会议要文:葛逢源当店失火,拒绝当户赎当,葛逢源派掌柜葛朝安骑马去县党部报告朱良庆,要求血腥镇压当户。为了闹当显威,故决定杀朱除邪,由石瑞芳、管荣德指挥布下天罗地网,并由县委副书记齐德夫、城关五关里齐华昌(朱良庆隔壁邻居)负责了解朱良庆的行踪线索。而朱万信、朱兰了二人则以朱良庆的宗亲出面引诱他回老家,拖延时间待天黑后再行动手。岗哨安排:飞天麻蚣王亦森,乡主殿张原桂,山裘岭周传占、王良掌,山裘岭脚执行任务:林永闹、齐华昌、王老五、范大保、齐毓干、王敬地。5月10日1时零5分,王老五执行命令实施杀朱,号兵指挥为葛逢朋。一件件生动的事迹,如一曲曲激昂的乐章,播进我们的心田。每次想起,都有一股奔腾的激流在自己的血管里震荡。

  5月25日,在瓦窑召开党员大会,决定发动群众进行平粜减租运动。

  6月27日,在瓦窑召开总结井岗山根据地创建的经验,决定全面展开打土豪分田地土地革命运动,并作出具体工作部署。

  7月10日,中共天台县委正式成立,县委书记石瑞芳,副书记齐德夫、包定,交通员周志新,县委委员王景文、周炳文、林永闹、葛水果、袁佐文、齐华昌、杨敬燮。

  7月25日,开展二五减租平粜斗争。王景文、林永闹等五人带头按每石米市价肆圆对折出售,省委书记卓兰芳暗地指导。

  据统计,这份由王子轮记录的《石瑞芳斗争纪录》里,共有21次会议。2次在临海召开,2次在温州召开,1次在螺溪周庵召开,其余16次在欢岙召开,其中3次在沙坑召开,1次在安坑皇庙召开,1次在九明寺召开,11次在瓦窑召开。可见欢岙瓦窑在天台中共革命斗争史上的重要地位。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站在烈士纪念碑前,曾经模糊的往事,此刻又清晰如昨:1930年3月9日夜在螺溪周庵召开联席会议,研究集资购买枪支弹药,与会人员30多个,因内部失密,被保安团包围会场,哨兵范大保鸣枪报警失误,幸尼姑显英奚秀本及时转告林永闹,突围时,周大林被打伤,周传顶冲出大门时中弹牺牲。王老满、许夏英为掩护党代表在突围中被抓走,王老满不久被枪杀在天台东门外,许夏英被关押6个月。4月8日,按照浙南红军总的军事部署,中共台州中心县委委员杨敬燮到天台建立红军组织,暴动攻取天台城,选择瓦窑为暴动指挥部,杨敬燮任总指挥,副指挥林永闹、范大保、陈天保。4月14日火烧传告。4月24日,天台境内各路武装共463人汇集桐柏,杨敬燮宣布浙江工农红军第二纵队是桐柏暴动的主力军。因临海黄沙部队、宁海龙宫、马岙部队有变,无法接济,无奈退至桐柏蓝田村。后因国民党反扑,火烧蓝田村,再撤退到华顶药师庵。5月10日,温州永嘉中心县委第五次扩大会议决定台州游击队暂编为浙南红军第二独立团,为红十三军北区游击队,将革命的火种播撒在天台大地、周边山区。

  1930年7月,中共浙南特委建立,石瑞芳被选为特委委员,负责组织工作,后任代理书记。7月22日,东门陈家璧、欢岙周仁献叛变投敌,出卖组织,追捕中共党员,形势紧张,天台县委随之解体。

  1931年1月29日下午,张文碧与将直(陈毅)来天台北区沙坑村石瑞芳家研讨革命大计,住了两夜,因时局紧迫,决定暂往磐安方向转移,后失去联系。

  瓦窑烈士陵园前的红军亭呈红色,石柱上有一副联语云:

  碧血丹心光照日;丰功伟迹史留芳。

  设计者是无心还是有意,留给当地百姓和外来游人的是日夜品读与永久的遐思。从《石瑞芳斗争纪录》中,我们可以读出一种自信,一种骄傲,一种希冀。桐柏暴动失败了,生存下来的红军战士经受了无数的困难,这是历史事实。而失败并没有吓倒随时有被敌人杀害可能的红军战士。困难也没有征服那些九死一生幸存下来的共产党人。对于失败,对于死亡,对于困难,当年的红军有红军的认识,从战争中和困难里走过来的共产党人一直在民族救亡图存的道路上艰难地跋涉,面对血腥屠杀,共产党人从来都没有气馁。失败是暂时的,要革命,要消灭人剥削人的旧社会制度,要建立新中国,让所有人过上好日子,就要随时牺牲个人生命。石瑞芳于1931年2月初暂回瑞安避风头,因叛徒出卖被捕,押至杭州陆军监狱,受尽酷刑,始终坚贞不屈,被杀害于监狱菜园。

  那是一代很了不起的人。我想起了1997年重修《天台坡街许氏族志》时一位族人许世哲(1893.4-1930.4),县城市心巷人,原名世楫,字法舟,号松舟。家道殷实。1927年加入共产党。1928年3月至1929年任中共天台城南党支部书记。1930年参加桐柏起义,任中国工农红军浙江省第二纵队特务中队军需。同年4月底在北山药师庵被国民党保安团包围,被捕后不屈遭杀害,终年38岁,留下四幼子。48年后几经周折,才于1978年被省政府批准为烈士。但令人遗憾值得补记的是,由于经办人员未与烈士家属核对,将许世哲烈士的生卒均搞错了,造成1995年版的《天台县志》所载许世哲的生卒为1908年3月-1930年3月。据《天台坡街许氏宗谱》载:许世哲与其妻陈云霞均生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其长子昌本生于民国七年(1918),若按县志所载推算,1908年为光绪三十四年,则许世哲仅比长子昌鉴本大10岁,比其妻则要少15岁,成为令人啼笑皆非的尴尬局面。这位办事员甚至连公历农历都分不清楚,将许世哲牺牲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月,因为桐柏暴动的正确时间为1930年4月24日。抚往事低回,寸衷未已。1949年5月,许世哲的三子昌瑞、四子昌同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真可谓前赴后继,这是血与火的记忆!

  瓦窑南西北三面起伏的群山,大部分被草木覆盖着,墨绿而苍翠,深邃而刚劲。不生草木的是一层层峰峦叠嶂,组合交错着无限延伸的花岗岩及山沙。而裸露的土石,曾被烈士的热血凝固铸染而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风化为山沙、黄土。这就像毁灭一个旧世界要费尽移山之力,但在建设国家的时候,却出现顾此失彼的种种失误。先烈的后人及瓦窑百姓铭记先辈的光荣革命传统,从1975年起自筹资金,筹建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得到县委、县政府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广大党员群众的大力支持。1984年2月,台州地委批准了欢岙乡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革命根据地。2000年12月13日,瓦窑中共天台县委会议会址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后省政府又批准天台欢岙瓦窑为浙江省红色之旅基地,使之成为中国各阶层人们世代向往的精神家园。

  我在烈士纪念馆参观革命先辈用过的军刀、匕首、土枪、水壶、军服,还有蓑衣、草鞋……就等于还原当年先辈的生活状况和环境,到处吃紧,这是原有生活的节律,7间低矮的平房,到处黯淡,也是文物的原色。你无法不感受到弥漫在空气里,渲染着一种悲怆美的意境,有着一种无法抹去的立体凝重感。这种回肠荡气式的忧伤将意韵推向极致,那真是寓教育于旅游之中……

  历史无情,江山有忆,烈士的足迹留在永恒的大地上,先烈的精神以一块碑的形式永久立在人们的心里。新建的七间纪念馆风光无限,时有脖围红纱的女人,身穿红衣的姑娘翩翩而来,与两山的红叶红花,映衬得天空红云追逐,红霞飘逸。中国人都是这样,挺喜欢红色的。

  行文至此,笔者忽然想起《纪录》里石瑞芳的入党时间为民国十五年二月廿八,而县志中石瑞芳的传略所载入党时间为六月,两者相差3个月。入党地点也由天台改为瑞安。另外,县志传略中将石瑞芳在瑞安被捕的时间记为民国十九年十二月初五,而《纪录》里却记载当年十二月十三石瑞芳尚在天台沙坑活动。这些历史细节的差异,只好存疑,留待有关部门考证后再作结论。

  烈士们已沉入岁月悠远的深处,但是他们的同代人、后代人未被历史的风尘迷住双眼,总把仰慕和敬佩奉献给他们,并将他们的精神气质融进自己的血液。

  先烈撒下的种子,繁茂成幸福的绿荫,还有那甜蜜的果实。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