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拜谒宝华山天女

2012年02月15日 09:08  www.ttxw.cn   [ ][打印
 

  ●许昌渠

  沈阳市一位58岁的田女士,从网上读了《问禅品石宝华寺》一文后,萌生了谒拜天女的强烈念头,千里迢迢专程赶到天台,要我当向导带她去宝华山天女庵。经了解,才知2010年5月她的独生女突然失踪,迎回的骨灰她不相信是女儿的,总觉得女儿还在什么地方活着。多病丈夫又因此而亡,她带着8万元钱走过大半个中国,到处求神许愿,祈求神明保佑她女儿还活着。

  正是隆冬季节,天下着中雨,摩托车过栗树园村后驶上花蕊峰山道,山寒水瘦,左拐右折盘大山而上,两边皆是高耸的山岩,怪石嶙峋,盆景似的松树在冷风里摇晃。从宝华寺到后庵,直线距离不过500余米,人说山路十八弯,摩托车的里程表却显示足足开了2公里。到了后庵遗址,见有坐北朝南楼房10间,面东平房2间,原为林场驻点。屋后山形向上层层坦开,确像花瓣,真可谓群山环峙插云天,望海尖高瑞气连。田女士在雨水里长跪不起,并伴有轻轻的啜泣,像风声一样。我想用布伞为她遮雨,她却要我将雨伞撑在她的经卷上,而她自己却接受雨水冰凉的洗礼,虔诚之态令人动容。跪拜是一分沉甸甸的祈盼,跪拜是一种生命的感悟,一种生活态度。跪拜大地,参悟生命,是一场心灵自救,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恒久不变的道理。有感于斯,我填了一首《蝶恋花》词劝慰她,词云:

  浪迹天涯心更苦,到处求神,凶手仍无主。花折枝头枝折树,人离尘世归何处? 痴想仙凡能巧遇,既入天堂,可惜难留住。下次神舟银汉渡,牛郎织女相思诉。

  田女士看后,露出了难得一笑。她告诉我,她曾醉心于绘画,也曾以文字描绘过大地,并在中央电视台上获过奖,而免费去海南三亚旅游。但那些都是片断的、零碎的意象摄取,都是为了表达她对某种事物的热爱或者是憎恶。

  我对她说:我带你到宝华山来游览,不是使灵魂激动或惊喜,也不是追寻另类或陌生化的刺激;到宝华山来,我为的是让灵魂恬静,然后在恬静中沉思——沉思于怀古的心情之中。对繁忙紧张的当代人来说不啻是心灵的休憩与回归。

  我俩有些倦怠,无意中看见数十株山茶含笑在山坡上婷婷而立,倦意立消;雨丝中视线混沌了,一片明丽的山茶花乍现,让人心中一顿,霎时如梦方醒。当地流传着一个动听的民间故事:相传南宋建炎三年秋,宋高宗逃难途中路过天台,听说东乡宝华寺十分灵验,他想到宝华寺祈求佛祖保佑。宋高宗带着三千御林军来到宝华山脚时,突然飞沙走石,黑雾满天,伸手不见五指。不一会,风停雾散,可是,宋高宗不见了。三千御林军立即在附近山上进行搜寻,却未见影踪。原来,宗高宗被百花娘子摄入百花洞中。

  且说宋高宗醒来后问百花娘子:“你为何要将我摄入洞中?”百花娘子说:“我在洞中修炼千万年,可是玉帝说我没有凡皇加封而不能成真仙,也不能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玉帝说你不日定来宝华山,我已等候多时。今天慑你进洞,是要皇上加封。”皇帝说:“你想封什么仙?”百花娘子说:“请万岁封我为百花仙子。”宋高宗依了她,封她为“百花仙子”。百花娘子谢过皇上后,对宋高宗说:“宝华山像一朵青莲花,奴为皇上歌舞一阕助兴。”其歌云——

  白山南,赤山北,其间有花人不识。绿茎碧叶好颜色,叶六瓣,花九房,夜掩朝开多异香。何不生彼中国兮生西方?移根在庭,媚我公堂,耻与众草为伍,何婷婷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吾切悲阳关道长,曾不得献于君王!

  歌罢,一阵清风把宋高宗送出洞口,落到宝华寺前。从此以后,人们把宝华寺后的山岭取名为“寻皇岭”。百花洞附近所采之奇石称为“百花石”。又因花蕊峰状若仙女巨乳,且石质细腻如凝脂,故又名花乳石。寻皇岭上的采石场至今仍在,可百花仙子的踪迹和天女庵的遗址却无人所知。我指着西首山骨萧疏约一平方公里的采石场向田女士介绍说:这里采奇石的历史悠久,唐朝宰相李德裕(787-850)《谢寄石》诗“闻君采奇石,剪断赤城霞”,宋代高士林逋(957-1029)《谢天台僧寄石枕诗》“断石自何许,枕之怀赤城”,皆谓此也。百花石现已停采,下面“寻皇岭”8间平房系县矿业公司工棚,现仅有一名叫张德镜的职工留守看场。

  当天下午,冷雨乍收,车行上岭约2公里,见路下山窝有巽山乾向平屋五间,为林场驻点。其南首有厕所二间,北首有柴间数椽。我们在山径漫步,在花前徘徊。花朵代表天地间的智慧,从草木的眼泪里生出,让灵魂净化、空灵、摒弃杂念和污垢,与之共步齐舞,辉映成趣。山花是有灵性的,因此当我的目光与之相遇,它似乎不停地向我颔首致意,尽管它总是含羞而少有言语。世事沧桑,人生几许?

  稍作停留,继续驱车上行约1公里,便到宝华山岭头,旁有三间面南路廊。我准备寻山径先上,草间惊起野兔两只,跳跃岩壁间。坐观少憩,但见数百里风景毕献于目,于是东望泳溪灵秀隐约可指,南望仙姑奇石恍惚迷离,西望大横倒溪环拱县境,北望苍山之顶出没云海。我徘徊四顾,身骨俱轻。

  正在此时,岭头走来一个老汉。我忙上前问路,并向他打听天女庵遗址。老汉告诉我,他叫陈忠淡,69岁了,天女庵只听老辈人说起过,具体位置不知道。宝华岭头至云顶庵尚有五里山路,且无车路可通,不若改走至苍宝龙王堂上山约二里多点山路。我又问他到望海尖或龙潭背怎么走?这位来自栗树园村热情、爽朗、健谈的老汉告诉我,上望海尖过去有樵径,陡峭险峻得很,足以让人胆颤心惊。有些路段,爬山时,走在后面的人的头,几乎要磕着走在前面人的脚底板。下山时,走在后面的人的脚又几乎要踩着前面人的头。这哪里是路?简直就是天梯。老汉又说到龙潭背,要过三条溪涧,原有二块石板桥,有踏步,攀走在那百丈悬崖上,扪萝附葛,一失足便成千古恨。

  挥手告别时,老汉大声叮嘱我们:”欢迎你们再来宝华山,下山时到我家作客!“我们答应着,心里充满温暖。

  我俩打消了继续前行的念头,在返回途中,我忽然文思如泉涌,吟成一首《沁园春》,书赠田女士。词云——

  我有知音,网海萍踪,远住沈阳。况天涯倦客,殊途归路;空巢孤雁,羁旅他乡。水清俗眼,草衬凡芳,偏向宝华谒卉王。今随我,品群峰环峙,莲蕊呈祥。 浮生过隙驹光,正冬笋露芽破土长。看百花奇石,青山不老;后庵遗址,尘世沧桑。莫问前因,休伤往事,把酒无言慰断肠。留彩照,笑痴人梦醒,却是黄粱。

  告别时,田女士对我说天台山水是她所游过最美的。看到她眼中有薄薄的泪光,我对她说,你的心还未放下,牵挂着女儿,祈求神明保佑,而无心游山玩水,故有这种感觉。最后我勉励她,哪怕写出的文字速朽,你也要将所到过的名胜古迹记下来,届时自费出一本书,便功德无量了。

  不久,我将拍摄的照片寄给沈阳田女士。她在电话中说:谢谢!她正在丽江流浪……

稿源:   编辑: 奚珍珍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