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名山魅力

2011年03月16日 09:53  www.ttxw.cn   [ ][打印
 

 

     曾子敬

       认识台州的,一般都知晓天台山。或者说了解台州多从天台始。不少人不知道台州,或者将“台”字写错念错,多半由于不认识天台,不知浙东南有座名山叫天台山。

       我自知自己有山水情结,在秋日风凉气爽、桂香遍地的时节,随队造访天台便心生喜意。中午时分到了寒山湖,安顿下来立即把头仰起,看周围那连绵群山间弥漫着的阵阵烟岚。同行的说这山在冒烟,实乃烂漫之语。山中滋生向空中升腾与云朵握手联盟的蒸汽,抽丝一般袅袅扭动,竟将那静态之山摇晃成泊于苍穹之下巨大无比的舟船。这般景致,人们会说恰似一幅水墨画。我以为无论丹青妙手如何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制得神来之作,也应倒过来说,这画仿佛眼前真山水。

       下午到寒岩时,龙溪乡的朋友请到台州高级导游为我们讲解,许多关于寒山子的传说和诗篇,便在与山、洞、水的真切面对中又一次得以重温。置身遗址,足下荒草瓦砾,眼前危崖飞瀑,脑海里翻转的是古人的缥缈幻影。岁月远去,人们通过怀想把往事拉回身边。寒山子啊,我们这些俗人,须做哪些起码修炼,脱去多少冗务羁绊和虚名拖累,改掉何种新规陋习,才能靠近你这位“天真佛”,与你“共坐白云中?”

       寒岩瀑布与众不同处在于凌空摔下的一股股一束束水的精灵直击崖下孤石,撞碎后在石上溅作大片白雪,然后再次重组落差较小的瀑布绕石下行。李导说这是正版的清泉石上流,信斯言也。这一天没有阳光,夕照生彩虹的暖意无缘身受,倒是瀑布飞扬起的泡沫染湿衣袖,分明让人有切肤的阴冷之感,似乎触摸到寒岩某种本意:冷峻而苦涩。瀑布的近旁有寒岩洞,又叫潜真洞,系天台山第一洞天。洞是天造的,高过三层楼,宽近五十米,八十米纵深。到过三门蛇蟠岛和温岭长屿洞天的,一定会惊叹寒岩洞的天然深广。而我则更庆幸于它的未被开发,千年前远离尘嚣、抱朴隐逸的粗素模样依然可辨。电视台的记者采访时,我把担忧先说出,进言慎于开发。比如洞之周边及对面坡地,垦植水果,林相改观,当纳入全盘考虑;倘要重建寺院,就该注重还原原有气象;洞窟清整须借鉴考古手法,像对待一只出土陶器一样对待洞前小道、洞中古井和壁上点滴遗痕。

       寒山的诗富有生命力的主要原因是它属于大众,且不只满足平庸的欣赏水平,不讨巧权势,不趋附时尚趣味,独立地蕴含着震撼精神的内在力量。因此它给予后人的感觉要素的保持力就很强。寒山子纯粹心灵的自动创作,传达着他那来自高空和大地的声音。这种声音不被任何美学和道德浸染。正因这样,它和一切纯真艺术一样,并不需要大声疾呼轰然炒作来证明其伟大。今天我们来到诗人生活过的地方,能与他说些什么呢?我说我有一份薪水,平日偶尔为虚荣为己见写点小文,这能被寒山理解吗?像我这样为文作诗的,至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诗人和写者。在当下,就连对于寒山诗作的赞美,很多人擅长用行话,有一套圆滑而固有的腔调。人们寻踪寒山,捍卫诗山一片净土,该从哪里下手呢?

       离开寒岩,我们折回寒山湖。户外飘着绵绵秋雨似春意料峭,屋中温济公家酒有豪言壮语。只是夜来临湖小屋眠中无好梦可惜了。天台山坚韧而沉默无语,我们浮躁而喋喋不休;寒山贫寒而精神富足,我们衣食无忧而内心荒凉,梦里依旧红尘万里,依旧不得见寒山,也罢。

       第二天去琼台仙谷,混在成群游客中,逛超市庙会般把那峰那谷那瀑看一遍,到过看过,也算身心经一次荡涤,筋骨得一次运动,神情松弛,快意满怀。以景点论,琼台仙谷较成熟,名山的气派和相应配置都不缺,游客这面也该无多挑剔处。在这山的怀抱之中,人们即在福中,应该知足。但我还是在想,名山应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游客,游客又该如何阅读名山。不说琼台,就说那么多名山,人为那部分多么相似甚至普遍落入俗套。所谓景点建设,对于名山来说大多实属勉强。几乎所有名山,“建设”很少能为之增色,即使做到的也已是百里挑一了。在山川上动手脚,既出于人的需求,同时也是无奈。要是你能有猿猴身手,山涧林莽来去自如,老实说,所有的游步道都是多余的。即便相对人的普遍能力,哪里都有平坦的水泥路,哪座峰都能轻易拾级或乘缆车上去,未必是件好事。真山真水,向来忌讳来自人类的凌驾。当名山蜕变为一种商品,追求接待量时,它应有的品格已经受到威胁。

       十年前我陪沈鹏先生游石梁,说到请他题字,沈先生思量再三。他以为名山不可随便涂刻的。而我们见到不少景区山崖上总有人不加掂量出手就写。有些人包括旅游业管理者,未知是否由于爱山不得法,还是自视过高,喜欢亲自写字刻在石上依附于名山。许多年前,天台华顶云锦杜鹃的腹地被活生生劈出一条行道。都已经挤到杜鹃花身旁了,还不过瘾?这么大岁数的奇木名花,如何经得起挖土筑路,伤根动枝?那棵杜鹃王的身下还铺设平台,弄成城市公园模样……

       呵,名山!你的魅力何在,亦即你特别吸引人的力量何在?魅力也许是天生的,强大的,但同时也脆弱,须养护。当我们走进名山,享其赐惠,情性得以提升时,是否应当想到自己能为名山的纯粹做点什么,或者什么也不做?

稿源:   编辑: 吕少卿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