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遗韵

◇孙明辉

2010年06月09日 09:16  www.ttxw.cn   [ ][打印
         编者按:今年6月12日是我国第5个“文化遗产日”,关于“文化遗产日”的来源可以追溯到2005年。中国文化遗产日是我国文化建设的重要主题之一,遗产日的设立旨在营造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提高公众对文化遗产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动员全社会共同参与、关注和保护文化遗产。

   据2005年12月22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从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日”。今年的主题为“非遗保护、人人参与”。


   自2005年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开展以来,我县就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现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列入国家级的2项、被列入省级的6项、被列入市级的13项、被列入县级的27项。


   天台历史悠久,文化遗存丰富,但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剧,不少文化遗产正在遭受破坏。目前,我县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17项已经出台,在第5个“文化遗产日”即将到来之际,本期文化周刊特选登与“非遗”有关的文章若干,与读者共享,希望能够唤起社会各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忱,共同关注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打十番

(被列入第四批台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民国十八年春的一天深夜,台州府古城的人们已经关门歇息了,忽然从街上传来飘渺的乐声,乐声在宁静的街巷里飘浮着,它沁入了一座座粉墙黛瓦,潜入人们的梦乡。转日一大早,台州府的百姓们打开家门,相互打问的第一句话便是,昨夜听到曲子了吗?是什么曲?这么好听,莫非是天上“仙乐”?

   台州府的百姓们想不到,给他们带来“仙乐”的竟然是来自天台的十几个俊雅的后生。那日傍晚,他们背着乐器在溪头的码头上了木船,沿着始丰溪顺流而下,当他们在台州府西门外上了岸,踏进古街时,人们已经熄灯闭户了。街旁只有几盏灯笼,在夜风中微微摇晃着,长衫飘飘的天台后生,掏出乐器,沿着古街,一边走一边演奏着,随后他们又踏上回家的船,乐声随着船浆声渐渐远去。


   被台州府津津乐道的“仙乐”,就是天台的“十番”。相传,明代万历年间,一位在京做翰林的天台人,回乡时带回了十首宫廷乐曲,便在天台流传,后又吸收了天台的道教洞经音乐、词调音乐、民间打击乐等元素,从而形成一种融宫廷音乐与江南丝竹于一体的“十番”。音乐的相通在于知音。当典雅的皇宫乐曲在这群山环抱的小县城流传下来,不能不说是天台人骨子里潜在的一种清雅。


   天台人所说的“打十番”,就是用笙、琵琶、二胡、三弦、笛子、箫等乐器轮番演奏的十首古曲,这十种曲是《水底鱼》、《枫桥夜泊》、《六十四板》、《将军令》、《思春》等。


   民国初年,在天台城关,十八位才气横溢,又精通乐器的富家子弟,自发成立了“天台曲艺社”,他们常在一起演奏“十番”、唱词调,除了节庆、迎水、送水、灯会时与鼓亭一起巡演,还到大户人家祝寿堂上、以及婚礼上去演奏。当时在天台城里,有2家“十番”演奏班,俗称大班、小班,在城南的水南村也有“十番”班。一时间,听“十番”成了当时天台人追逐的一种时尚。


   当“仙乐”在台州府的夜空悠扬时,天台曲艺社社长王佐庭的儿子王明朗还只是一个刚懂事的孩子。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自己的老屋有两个道地,每天,那些风流倜傥的后生就在前道地的中堂吹拉弹唱。在父亲的影响下,他自幼学习拉二胡、弹三弦、吹笛子,十三岁就开始跟随曲艺社去行街演奏“十番”。从小受“十番”熏陶,又极具音乐天赋的他,大学期间还曾是“平剧研究社”的社长,擅长青衣。


   1993年的春天,在溪岸东路一家院落里,又一次传出“十番”的乐声,这是王明朗先生的家。已经从天台中学退休的王明朗,怀揣着对“十番”的挚爱,召集了城里的民乐演奏手,恢复“打十番”。其中一位银发白须的老先生,名叫齐孝亮,曾是参与早年演奏“十番”的人。为了便于新人传承“十番”。王明朗将父亲原来“上尺工凡”的工尺谱,整理出简谱。这年的6月3日是天台文化旅游节。夜色降临,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涌上街头,翘首看“台阁”,终于看到了烛光闪烁的鼓亭,也看到了紧跟在鼓亭后面的“打十番”。屈指算来,已有四十多年没有听到了。


   这是一个春日的下午,十多位民间器乐爱好者聚集在东门陈氏宗祠,排练“十番”。一遍演奏完毕,王明朗先生总要站起身,对着乐手,纠正着某个击器的节奏、声响,或是某种乐器演奏时的疵点,“十番”属民乐合奏,讲究吹打乐与弦乐的配合,对乐手的素质有一定的要求。执着的王先生要使演奏出的“十番”,达到他心中向往的那个意境。


   古雅的“十番”,在古老的祠堂里回荡着,流丽婉转的“十番”不仅给天台人找回一种充满温馨的记忆,也找回了天台人身上特有的那一分优雅。

黄水十八锣

(被列入首批天台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黄水村在大雷山北麓,翻过山梁便是仙居县了。这里离县城有40公里。黄水村为叶姓宗族聚居之地,从宗谱上看,从唐长庆年间,叶氏先人已经在此繁衍生息了。


       在黄水村南面山谷中有一“龙潭”,相传是“求水”最为灵验的水潭。每到大旱之年,“求水”、“送水”的队伍是络绎不绝,锣鼓震响,颇为热闹。


         民国初年的一个秋日,当远道而来的“送水”队伍,行过始丰溪的石板桥时,忽听得黄水村也响起一阵的锣鼓声,十分惊讶。黄水是一个偏僻的山村,平常村民们种种地,打打猎,出门迎接贵客,也只是“三盘铳”朝天放几下,从没听说过还会敲锣鼓。“送水”的锣鼓与黄水村迎接的锣鼓声交织在一起,一直到村中的“叶氏宗祠”才停止。


        县官下了轿,轻轻掸了一下衣衫的灰尘,然后走上台阶,端坐在祠堂的太师椅上,呷了一口茶水,问村民:你们敲的是什么锣?村民们面面相觑,有些茫然,因为这套锣鼓经是春上来村里收山货的东阳人传给的,也没说叫什么名,有人忽然想到那位东阳人说过“十不闲”,就回县老爷,说,是“十不闲”。因为“十不”与“十八”音有些相同,县太爷没听清,就认了“十八锣”。


         村里对“十八锣”还有一种说法,则是与村里宗祠的珠灯有关,说是苏州人来到黄水村给叶氏族人串珠灯,这一串就是好几个月,文雅的苏州人在为山里人带来精美珠灯的同时,也传给黄水村“十八锣”。苏州有“十八锣”吗?不得考证。


        解放后,来龙潭“求水”、“送水”的队伍没有了。可是黄水“十八锣”仍然还在敲打着,每逢村里遇着什么喜事,或是送参军、或是慰问军属,“十八锣”就会响起。当时村里有4支“十八锣”班,会敲的人就有50多人。“十八锣”由鼓、鼓板、大锣、小钹等组成。敲打时由鼓板引领节奏,讲究锣鼓之间的和谐,“十八锣”成了黄水村欢庆丰收,表达喜悦最好的方式。


        上世纪九十年代,黄水村老人协会成立,协会立即想到要组织“十八锣”表演队,这毕竟是祖上留下的东西,不能让它断了脉。当叶星灿会长召集村上曾经敲过“十八锣”的人时,竟然只有10来个。老人们四处筹资,卖了表演用的高司帽,还自己动手用竹篾编了一个鼓架。“黄水十八锣”又一次在叶氏宗祠敲响。后来“十八锣”又从乡里敲到街头镇、平桥镇,还敲到了县里,在县农民文化节上获了奖,名声响亮。


         “ 十八锣”虽说分5个段落,其中有三五七、九记头、慢板、长锣、五七等不同的节奏,可在外人听来,变化不明显,显得缺乏激情,而且要敲20多分钟,有些长。村里人能敲“十八锣”的,也都是上了六七十岁的老人,尽管有些台下的人听得有些坐不住,可老人们很固执地按照古老的锣鼓经来敲打,而且每次都要敲上20多分钟将“十八锣”敲完,因为他们觉得不这样敲,就对不起他们心中的那一分神圣,那一分炽热。
         如今的黄水村有800多户,大部分人在外谋生。2008年的初冬,村里决定将“十八锣”传承下去,于是10多个在县城打工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活,每隔一个星期就赶回村,聚在祠堂里跟老人学敲“十八锣”,已经84岁的叶小武老人还整理出“十八锣”的锣鼓经。


        “十八锣”一次次地在山村响起,如今的“十八锣”不仅为贺喜,也为每一位刚离开人世的黄水人奏响。“十八锣”已经融入到黄水人的血脉,成了黄水人永远也抹不去的印记。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