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小吃特产

清明饺,清明饼

2010年05月19日 09:35  www.ttxw.cn   [ ][打印
   

       我才疏学浅,弄不清寒食与清明,搞不懂二十四节气为何以阳历计算,更让我云里雾里的是黄道白道云云,什么跟什么啊。清明,不就是上坟,不就是清明饺与清明饼吗?

       昨天傍晚给母亲打电话,母亲刚听到我的声音,便说:“什么时候回来吃清明饺啊?我摘了点蒿青,等你们回来做给你们吃。”又说:“我们下午去上坟了,你是连坟都没上过了。”

       我听了不免自责,又有点伤心,赶紧让女儿以邀请他们到上海看世博会将话题岔开。然而想法却飘浮开去,飘过杭州湾,飘过四明山,飘到了天台山。

       上海离开天台不算远。不通高速的时候,8个小时;通了高速,大客车不限速的时候,3个小时;现在大概4个小时,当然自己有车可以更快点,前提是不迷路。我因为读书的关系,坐过从农村到都市的8小时;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每年从上海到天台的往返8小时都不能保证次数。由此,在清明、中元与冬至慎终追远的事,我是许久不曾“仪式”了的。而咸的清明饺、甜的清明饼,更是只能长相思而已。

       前些日子,上海的报纸提醒市民如何分辨菁团,讲市面上大部分的菁团———上海只有菁团,也没有天台那般讲究———用的染料都不是天然的蒿青。稍稍留点良知的,用芹菜汁。最后那点良知喂了旺财的,索性用起工业颜料。报纸上说,蒿青汁染出来的菁团,是墨绿色的,也就是绿色里带着黑的。而“伪劣”的,则是漂亮的绿,“青出于蓝”那种。商业社会,商人昧了良心,工商则把惩戒无良商人的权力交到消费者手里,教消费者如何去明辨真伪,自己考虑用人民币投票。

       我是五谷不分的人,从小只知道读书便是,从来不晓得如何去分辨蒿青和其他草有何区别,也不晓得当选用蒿青的哪一部分入料,更不知道是将蒿青捣出汁或者煮出汁和面粉。我不知道糯米粉与小麦粉应该以什么样的比列混合,我知道在主妇们揉面团的过程中,蒿青是被不断加进面团的,于是,揉着揉着,面团就成了漂亮的绿色。

       然后,擀皮子,大的和小的。大的往里面放炒好的有各种各样的馅,用做饺子的方法包出比饺子大3倍到5倍的清明饺。心思和手艺同样精巧的主妇们,还会折出或者掐出各式花边来。小的皮子里包进裹着白糖和猪油的豆沙或者芝麻,合上以后填进模子,然后合模,压紧,打开,剔掉多余的,出来漂亮的清明饼。

       接着上蒸笼蒸。在灶司菩萨的注视下,往灶膛里加大的柴爿,将火添到最旺,待到大铁锅上的大蒸笼蒸腾起挥之不去的氤氲之气,盼望多时的清明节的美味也就出锅了。漂亮青翠的嫩绿积淀成沉稳透亮的墨绿。为了表示对祖先的尊敬,我们将第一笼的部分用来供奉他们,祈求先人们保佑后辈从钱财到学习的方方面面都能顺遂。

       我想起小时候,也曾经和邻居的女孩子———那是很小的时候,两小无猜的时候———一起采过蒿青的。是在南门大桥下,体育场边,始丰溪畔的防洪堤上。蒿青无孔不入,顽强向上,每一次雨水的滋养都是它们蓬勃的契机。

       那时候,旧的南门大桥还未被洪水冲垮,大桥南面许杰笔下的大樟树也还在,始丰溪与福溪交接处还有个小的三角洲。三角洲上有片桃园,还有片梨园。那个果园一直到我在始丰中学念初中的时候都还在。清明过后没多久,从教室的窗口望出去,一片红的,一片白的,绚烂至极,灿若云霓。我们那一届,中考的作文题目用了毛主席的一句诗:“风景这边独好。”我便是依托这个背景写的文章。

       可惜的是,就像上海已经鲜有野生蒿青一般,这独好的风景,也只能永远在记忆里去翻寻了。多愁善感如我者,便同老杜一般,感时花溅泪了。◇或曰观止

稿源:   编辑: 吕少卿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