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琼台文苑

徐霞客再游天台山 (电视片解说词)

2010年05月12日 08:58  www.ttxw.cn   [ ][打印
 

    明崇祯五年,北方传来的战乱消息似乎在他心里勾起了一丝惆怅。老友莲舟的过世,让他在再访天台山时显得多了些沉重。站在古寺前的巨杉下,青苔依旧,春雾依然,可已经是物是人非,鹤声啼啼碎人心。

       这是徐霞客第14次离开江阴的旅行。全国各地的自然灾害,让天朝的统治有点岌岌可危,也让他有些不安。于是,他想到了那个远方的老友,那个就连诗仙李白也飞腾直欲去的仙山———天台山。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明万历十四年 1586)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县。他幼年受父亲影响,喜爱读历史、地理和探险、游记之类的书籍。这些书籍使他从小就热爱祖国的壮丽河山,立志要遍游名山大川。

       此时,离徐霞客第一次到天台山已经足足过去了19年。

   

      《游天台山日记(后)》:壬申(1632 三月十四日自宁海发骑,四十五里,宿岔路口。其东南十五里为桑洲驿,乃台郡道也;西南十里松门岭,为入天台道。

   【华顶云雾间】清晨,华顶寺的钟声划破长空,庄重肃穆的声音听来有点像凤凰涅      后的鸣叫。大片的云锦杜鹃林下,早起的樵夫此刻已经打算下山,迎面走来一位身材修长年近50的健硕中年汉子。对于这样的云游客,樵夫已经司空见惯,只是擦肩而过时,中年汉子眼角闪过的凝重让人有点心神不宁。

      大片的云锦杜鹃在晨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娇艳。中年汉子已经在这杜鹃林下迷路了。昨晚夜宿山寺,与住持那番论道还在脑海翻腾,如今却怎么也寻不到登顶观日出的路。

      找了山腰的一块阶石坐下,眼前现出大片的山茶。难道这就是白居易文章中记述的“龙井茶祖”?葛玄当年手植的茶树依然茂盛,这位太极仙翁是否还经常驾鹤来看护他的茶圃。

      远处,山雾中星星点点的茅篷,诗仙李白曾经挑灯夜读的太白读书堂依稀可辨。王羲之苦练永字八法的洗水池,却不知道藏匿何处。

      传说中,要想得见华顶日出是需要福缘的。

      一阵山风吹过,撩落了许多的花瓣,也撩了一身的晨露。也许,这次他来的不是时候,罢了,还是改日再来吧。

   

      《游天台山日记(后)》:十六日五鼓,乘月上华顶,观日出。从寺右逾一岭,南下十里,至分水岭。循溪北转,水石渐幽。又十里,过上方广寺,抵昙花亭,观石梁奇丽,若初识者。

       【国清寺】这是一座大寺院,一座拥有崇高地位的祖庭级寺院。此时的国清寺有僧众上千人,俨然一个热闹的城镇。

       徐弘祖不喜欢这样繁华热闹的地方,大凡喧闹之地多有是非之事。可他还是在下山的途中,迈进了这座寺院。

       十五岁那年,他应过一回童子试,没有考取。父亲见他无意功名,也不再勉强,就鼓励他博览群书,做一个有学问的人。于是,这也让他和许多奇人异事在书中结缘。济癫便是其中之一。他喜欢他的不拘世俗,他喜欢他的随性而行,而国清寺就是传说中济癫的出家之地。

       豪华的佛堂里,僧人们正在做着功课,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虔诚。这地方对于徐霞客来说,很熟悉,若干年前的他也和他们一样,在叩拜祈祷中向佛述说自己的梦想。

       可谁又能得偿所愿?知道的也许只有旁廊边那棵章安大师手植的隋梅了。

       阳春的古刹也有蓬勃的生机。松鼠们在枝头玩闹嬉戏,累了就抓一颗去年吃剩的果子;肥硕的鲤鱼在水中争抢推挤,炫目的是他们身上那灿灿的金黄。

       偌大的庭院里,稀稀拉拉的几个香客,谁也不曾把目光多停留在这个游子的身上。因为他既没有华丽的衣锦,也没有超凡的相貌。

       访不见济癫那样超凡脱俗的散人,只有循规蹈矩整天阿弥陀佛的僧众。遥想当年,是不是济癫也无法忍受这囚笼般的生活?不如远去。

      

       《游天台山日记(后)》:十七日由坪头潭西南八里, 至江司陈氏。渡溪左行,又八里,南折入山。陟小岭二重,又六里,重溪回合中,忽石岩高峙,其南即寒岩,东即明岩也。

       【寒岩】“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是徐霞客小时候就烂熟于心的唐诗。可他去过寒山寺,却寻访不到寒山子的踪迹。有个老僧告诉他,寒山子的真正隐居地在遥远的天台山。

       在寒岩洞内的寺庙吃过午饭,就着山崖躺下,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恍惚间,一位筋骨奇秀的老者踏歌而来。见弘祖卧于岩前,便曰:送汝诗半截———

            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

            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

            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

            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

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

      突然一阵压迫感,原来是随行的小童给他盖衣来了。“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这难道就是寒山子给自己的开解之词?想到此处,恍有所悟,黯然泪下。

       第二天,伴着万年寺声声的诵经,徐霞客离开了天台山,他没有向陪伴他的僧人作别,也没有去看望老友莲舟的墓塔,衣袖间只带走了华顶那一片白云,和寒山子那几句偈语。

 

       1636年,徐霞客离开天台山四年后,已经51岁的他开始了他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旅行———西南行。

       1640年,徐霞客辞世,留下了20多万字的《徐霞客游记》,成为后人研究的珍贵资料。

       《游天台山日记》成为徐霞客游记的首篇。

稿源:   编辑: 吕少卿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