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国内

官员揭拆迁补偿黑幕 拆迁户向"掌权者"行贿

2009年12月08日 09:10  www.ttxw.cn   [ ][打印

 

核心提示:为了多获得拆迁安置房,拆迁户们不惜掏空家当向“掌权者”行贿。合肥一受贿官员受审时揭秘拆迁补偿潜规则:领导一个电话比任何原则都管用。

环球网12月8日报道 为了多获得拆迁安置房,拆迁户们不惜掏空家当向“掌权者”行贿,同时挖空心思为自己准备“材料”。这其中既有找街头牛皮癣做假房产证、假结婚证,也有找熟人开假证明,更有为了多获几平米补偿而将弟弟喊成哥哥,将弟媳喊成嫂子的。昨日,记者从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反渎局获悉,该院在查处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中,无意中带出五名行贿的拆迁户,而拆迁户为多获补偿采取的五花八门的招数则让他们眼花缭乱……

副局长落马带出一溜拆迁户

“拆迁问题,只要‘放倒’了黄明,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是合肥市新站区一些人口口传诵的“秘籍”。这人就是合肥市新站区建设局副局长黄明,他在违规拆迁中大肆渔利,经营自己财富人生的同时,最终也拆倒了自己的人生围墙。2009年2月20日,黄明因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合肥市瑶海区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据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反渎局负责人王敦虎介绍,该院在办理黄明受贿案时,对其112.4万元受贿款的来源进行追踪后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拆迁户所送。并以此为线索,带出五名向黄明行贿的拆迁安置户。这五人中除一人为单个行贿外,另外四人为兄弟姐妹,并且是一个学一个地走上行贿骗补偿的路。

结婚证、出生证全都是假的

据王敦虎介绍,在办理该案时,他们接触的第一个拆迁户是张卫民(化名),此人不但犯有行贿罪,还同时犯有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

“我听说新站区要对胜利村方小郢那里进行征地拆迁,就便找了块空地,用一些废弃的建筑材料盖了四间平房为了以后用来参加拆迁安置的。房子盖得质量很差,顶是用石棉瓦搭的,在石棉瓦上用水泥糊一层,冒充‘现浇’的。后来我就专门打听一下拆迁安置政策,因为我没有任何证明祖居户的资料,房子更没有证照料,我就联系专门做假证件的人给我伪造了一套假资料。”在案卷中,记者看到了张卫民这样的供述,“假证有《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还有假的结婚证、出生证以及我用来参加拆迁安置的9口人的假户籍资料也是由办假证的同时为我办的。”

送钱也有被“阴”的时候

归案后,据张卫民供述,为了从拆迁补偿中多分一杯羹,他前后共给黄明送去了30万元人民币。投桃报李,黄明也基于这30万元的“贡奉”,回报给张卫民两套共计160平米的安置房及14万元“隔夜楼”补偿款。若非黄明被查处,张卫民还将获得“由厂房变成住宅”的安置房470多平米。

作为此案件中的王家兄妹(化名)来说,他们虽然以较小的代价换取较大的利润,但其中仍隐含着被“阴”的成分。王汝宏(化名)在家中排行老四,曾开过饭店,后又在某协会工作,脑子比较活。其在拆迁中捕捉到了“商机”,并因此向自己的姐姐、妹妹、弟弟传授。在案卷中,记者看到了王汝宏这样的供述,“我就主动打电话给黄明,问他王汝翠拆迁安置的事现在怎么搞,黄明说不好搞,难度比较大,黄明接着又说现在忙死了,我就问他怎搞的,黄明说他父亲在医院要开刀,但钱不够,你拿8万块钱来我用一下。我听黄明这样说当时就愣住了,心里想怎么会要这么多钱,但想到前面已经给过黄明4万元钱了,事情没办成不能半途而废,于是就对黄明说,行,明天就送。我把上述8万元现金送给黄明后过了几天,王汝翠打电话对我说她拆迁结算的事已经办好了,回迁安置证也拿到了,回迁安置证上的安置面积是300平方米左右。”

堂弟摇身一变成“亲哥”

据了解,在此案中,拆迁户为多分得拆迁安置房,最善用的一招就是虚报“人头”数,将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通通“调入”自己的家庭中,以便在拆迁安置时多分点。

在向办案机关供述时,王汝宏作出了这样的表述:“实际丈量的面积大约有180多平方米,其中有证的面积50多平米,于是就想借用别人的户籍参加安置。我有个堂弟叫王汝魁,他家的户籍是在长淮派出所,虽然新站区规定了拆迁户只能享受一次安置的政策,但他家在新站区没有要拆迁的房子,借用他的户籍参加安置以后对他不会产生什么麻烦,于是我就跟王汝魁商量好借他的户籍参加拆迁安置,并复印了他和他爱人李某某的户口薄。接着又写了份安置‘申请’,该‘申请’的内容称我哥哥王汝魁、嫂子李某某、侄女王某某、侄儿王某无住房,长期和我家住在一起,要求让他们参加拆迁安置。到2003年元月份,我考虑到我家被拆除的无证房屋面积很大,这些房子都是自己花钱盖的,房子拆除后如果不能安置,只获得很低的拆迁补偿,实在有些亏。因为我岳父有时在我家带小孩,有时在家住,所以我就想让他也参加我家的拆迁安置,于是我又把一直居住在肥东的我岳父的户籍资料复印过来,并又写了份安置‘申请’,该‘申请’的内容称岳父一直跟着我家居住,要求对其给予安置。这样,到2003年初,我就以借用的户籍资料前后写了两份安置‘申请’……2005年4月底,又写了个‘申请’,要求安置两套各75平方米的住房。拆迁事务所填写好《拆迁户安置房源内部经费核算明细表》时,我就拿到安置房钥匙了。”

领导一个电话,原则靠边站

通过案件相关材料,记者可以看出, 在本案中,测量及基层人员也曾数次对拆迁户的这种虚假“申请”严格把关,所有假材料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若全部按此操作的话,则充分体现出公平公正的原则。但是,这些基层办事人员在职责与权威方面,选择了后者。往往拆迁户在材料屡屡遭拒后,只要身为合肥市新站区建设局副局长的黄明一个电话,便全部一路绿灯,该办的、不该办的通通按照领导的意思办。

昨日,记者从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获悉,在用钱将黄明砸落“马下”自己又获得实惠之后,这五名拆迁安置户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日前,此案经瑶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法院一审以行贿罪及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张卫民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3年;以行贿罪分别判处王汝宏、王汝金、王汝翠、王汝梅兄弟姐妹各拘役6个月,缓刑1年。

稿源: 环球网   编辑: 郑鸿秉    [发表评论]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